时间都去哪儿了——农村基层网格化管理探微

时间都去哪儿了——农村基层网格化管理探微

  一、为什么要探索一种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新模式

  农村基层组织是农村改革发展的组织者、推动者和实践者。农村基层党组织是农村基层组织的领导核心。基层群众说“帮钱帮物不如建个好的党支部”,一句话道出了群众对农村基层组织尤其是党组织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但现实中农村基层党组织的状况令人担忧。通过调研我们发现普遍存在四个问题:一是党员队伍老化,后备力量不足,基层党组织缺乏活力。以七级东北村为例,全村有29名党员,平均年龄56.7岁,60岁以上10人,35岁以下仅2人。二是党员队伍的监督管理松散,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不强。有的党员务工、经商、办企业,常年不在家,七级东北村像这种情况的有12人。三是党员意识淡泊,作用发挥不明显。一方面村党支部平日开展活动少,给党员交办的任务少,支部眼里没党员,党员眼里也没有支部。另一方面,平日党员各人忙各人的,对村里的事不管不问,混同一般群众。四是村两委工作方式方法简单,干群关系不融洽。村两委对村庄日常管理工作和上级党委政府临时安排的工作任务,习惯于只靠一、二个委员来应对、传达、组织,或者在啦叭头子上吆喝吆喝,往往宣传不到位、落实不到位,工作难度大。这种状况造成了村两委嫌后群众觉悟低、素质差,群众则认为村干部办事专断、服务不好,干部和群众相互埋怨,干群关系越来越疏远。

  结构决定功能。要改变以上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现状,必须探索一种新的模式,以便能够更好地建设村庄、管理村庄、服务村庄。

  二、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网格式管理模式的探索

  实践中,我们初步探索的网格式管理模式有以下内容:

  (一)指导思想和工作目标

  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全面贯彻党的十七大和十七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紧紧围绕市委“基层组织建设提升工程”的总体部署,以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和干部队伍建设为主线,以“五化”建设为载体,努力探索一种符合村庄实际、可操作的基层组织建设新模式,逐步建立一种运转高效、执行有力的村庄工作体系,充分发挥村干部和党员队伍的模范带头作用、管理服务作用,在具体的工作实践中,锻炼和培养村干部,提高村干部的威信和能力,发现和培养村庄后备人才,增强村庄基层组织的凝聚力、战斗力和执行力,建立健全以基层党组织为核心的充满活力的村民自治机制。充分发挥村庄群众的主体作用,调动村民住在村庄、热爱村庄、建设村庄、管理村庄的主动性和积极性,齐心协力,建设“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社会主义和谐村庄。

  (二)网格的划分

  以村民单个住户为小网格,以村民自然居住区域为单元网格;以自然街道为网线(分界线);以宗族、姓氏为血缘纽带,以邻里乡亲为感情基础;以党员、村民代表和有威信、有能力的群众为直接管理者,将七级东北村划分为六个单元网格(片):东街南片(村民69户,202人,其中党员4人)、东街北片(村民56户,169人,其中党员3人)、后街东片(村民33户,93人,其中党员2人)、后街西片(村民46户,137人,其中党员3人)、老街东片(村民73户,200人,其中党员4人)、老街西片(村民54户,126人,其中党员7人)。

  根据村两委研究推选和工作组日常走访考察,确定出每个片的片长和成员(共23人,其中党员12人,村民代表5人,群众6人),负责做好各自片内的相关工作,并由6名村干部各联系一个片。

  整个网格体系中,共29名人员(代表29户),约占全村总户数(322户)的1/10;党员15人,约占全体党员(29人)的1/2;村民代表14人,占全体村民代表(21人)的67%。而且这些人员是党员队伍和群众中最优秀的,他们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良好的执行力。其中,还确定了2名入党积极分子和1名后备干部,作为将来的重点培养对象。

  (三)工作任务

  1、在村庄的建设和日常生产生活中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带头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上级党组织及本村党员大会的决议。在村庄开展的各项工作中,冲在前面,做给群众看,带着群众干。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做到为人正派,处事公道,廉洁自律,敢说真话,能办实事,勤劳致富,从而为村民树立良好的表率作用。

  2、负责做好单元网格内村民的思想宣传教育工作。在日常的生产和生活中,及时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潜移默化地教育村民遵纪守法,弘扬传统美德。在上级和村庄安排各项工作任务之后,村庄开展工作之前,挨家挨户地宣传,深入细致地做好村民的思想工作,听取意见建议,并及时反馈村两委,从而统一村民思想,凝聚人心,减少工作阻力。

  3、负责做好单元网格内村民的组织发动工作。在开展村庄“五化”建设、村庄基础设施建设等活动中,组织发动村民以主人翁的精神,迅速行动,献计出力,积极投入到村庄建设,共建家园。

  4、负责做好单元网格内村民的矛盾调解工作。及时出面调解村民日常间发生的邻里之间矛盾、在村庄建设中出现的村民与村庄之间的矛盾等,努力构建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和睦相处的和谐村庄。

  5、负责做好单元网格内村民的服务工作。热心为村民办实事、办好事,及时帮助他们解决和反映在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努力营造团结友善、互帮互助的文明村风。并负责抓好单元网格内群众的精神文明建设、社会治安和计划生育等工作。

  (四)工作机制

  1、建立工作例会制度。每周一上午,各片片长到村委办公室,向村两委汇报上周工作情况、片内群众的生产生活情况、思想动态以及矛盾纠纷排查情况,相互交流意见,共同研究下步工作打算。平时有重要事项随时与村两委汇报交流。

  2、搞好教育培训。在教育培训的内容上,根据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发展农村经济的需要,把政治理论培训与技能培训结合起来,强化党在农村基层的各项政策法规、农村工作方式方法、农业科技知识、法律法规等相关知识培训。在教育培训的方法上,把集中学习与外出参观相结合,选择适当时机,邀请专家到村庄集中授课,并集中组织到我市经济发达村庄、文明村庄参观学习,让他们开阔眼界,解放思想,鼓足干劲。

  3、做好考核激励。年底,由村两委和部分党员代表、村民代表组成考评小组,根据日常工作情况记录和对群众的民意调查,对各单元网格进行考评,评选出优秀片长、优秀成员,颁发荣誉证书并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对考评结果不好的片长及成员进行调整,把平日里涌现出来的优秀村民补充进来。

 

   

         所谓网格,就是将城区行政性地划分为一个个的“网格”,使这些网格成为政府管理基层社会的单元。
     社区管理和社区建设,有一个很著名的“二、三、四”,即“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四级模式”。“两级政府”的提法是确立区级机关的主管政府地位,强调两级政府,也就是强调区级政府在管理区域内公共事务的独立地位,意味着具体的管理事务、管理权限,以及财政资源由市级政府向区级政府流动。“三级管理”强调街道党政机关在管理本地区事务的重要地位。虽然街道办事处在法律上不具备一级政府的地位,但是强调街道机关的管理职能和地位,意味着街道承担更加明确的协调和管理的职能,包括通过“会签”权,提升街道政府引向行政管理在区内派出机构的影响能力。“四级网络”强调居民区层次在社会管理中基础性单位的地位,通过居民区各类组织,建立起维系社会管理和稳定的网络体系。“二、三、四”模式的实质体现了上海模式的精髓,即强调政府自上而下的行政调控,区、街道和居民区三个层次上的组织体系成为确保社会管理的组织架构。在总的发展方向上,强调社会管理的重心下移。
      在快速变化的城市社会面前,“二、三、四”模式,沿用了传统的行政控制策略,即试图用行政力量来整合和调控城市社会。随着市场化变革越来越深化,这种行政主导和控制模式面临越来越多的难题。这些问题表现在一些最直观的现象之上。例如,在“二、三、四”体制下,街道是三级管理中的重心,通过行政化整合的机制,对辖区进行社会管理。这种行政强化的逻辑在理论上可以成立,但是实际运作中却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街道所能够掌握的治理资源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一方面,街道对各类条线部门缺乏有效的制约机制。虽然街道在名义上是这个层次的协调和领导机构,但实际上却无法真正主导条线部门的行政行为。在工作评估方面,反而是区行政主管部门来考核街道。因此,很多具体工作的落实,难缠的事务最后都落到了街道身上。例如街道的综合治理工作,由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承接,涉及多个上级部门。任何一个区级部门,都可以随时向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安排工作任务。各种任务不断下达,但是人员、经费和政策都没有相应配套。另外,街道行政部门沿用的行政化控制手段,无法将辖区内社会力量和市场力量,例如各种社会组织、单位和企业的资源整合起来,为其所用。街道有事无权无资源,单打独斗,不堪重负,影响了街道管理的实际绩效。
       由于街道负担过重,资源匮乏,自然将相当多的行政工作往下转移到居委会的身上。居民区层次承担过多的行政负担,从反恐到计划生育,从统战到公共安全,一切事务进社区。居委会和居民区党支部的人员素质、机构设置和工作机制,都无法适应来之上面千条线的工作。其次,居民区内辖区事务相对单一,治理范围受限,无法履行城市社会管理的重任。最后,由于居委会在法律上属于群众自治性组织,承担如此多的行政职能,必然遭人诟病。居委会过多承担国家控制的成本,又影响了居民对居委会的认同感,甚至有的地方业主不欢迎居委会设在本社区。
      “二、三、四”模式下的城市社会管理存在着很大的难题。街道一级行政资源有限,无法在街道的范围内实施有效的社会管理。而居民区层次上又过多地承接了上面流下来的行政职能,群众自治组织地位的异化造成了居委会的运转不良和认同危机。在此情况下,社区管理的“网格”化试图寻找一个街居之间的新单元。最为常见的作法就是在街道和居民区之间,人为地划出若干个网格,在这些小单元中注入被条线分割的行政资源。另外,改革的设计者希望在管理网格中,通过各种手段,整合行政体制外的各种治理资源,例如单位、企业和个人的社会与市场的资源。在这一改革的逻辑中,网格中的行政体制内资源得到合理整合(解决条块矛盾),体制外的社会与市场资源也得到有效利用,各种管理信息互通,这些都有助于解决目前街居管理体制面临的问题。逻辑上虽然如此,但是一旦付诸操作,就会碰到许许多多实际性的问题。


南京总公司: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小行路16号万谷移动互联科技园2号楼一楼    电话:025-84619033    EmailL:njrudao@163.com
丹阳分公司:丹阳市区千家乐园5栋3单元1楼门市    电话:0511-86588928    Email: dypcsx@163.com
常州分公司: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飞龙东路    电话:0519-89193282     Email:czrudao@163.com
扬州分公司:扬州广陵立新路9号    电话:13852735890    Email:yzrudao@163.com
Copyright© 儒道科技 苏ICP备1405027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