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群体和网络群体性事件与《乌合之众》

    近些年来,网络群体性事件逐渐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和焦点。

    一、网络群体性事件的概念及特征

    网络群体性事件是群体性事件的一种新的特殊形式,它伴随着网络的发生、发展以及网络对现实影响力的加深而出现。网络群体性事件基于“是否有组织”、“是否有直接诉求”和“是否有矛盾基础”的判断标准,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网络群体性事件常具有反社会的特征,它是指在一定社会背景下的网络群体为了共同的利益或其他相关目的,利用网络进行串联、组织,进行政治诉求和干扰社会秩序的活动。广义的网络群体性事件不一定具有反社会性,是指“网民群体围绕某一主题、基于不同目的,以网络聚集的方式制造社会舆论、促发社会行动的传播过程。”[1]网络群体性事件呈现出如下新特质:

    1、网络功能的双向性。从网络正反两个方向的功能出发分析和判断其对群体性事件的影响,是评价网络功能的前提。当前关于网络群体性事件的研究,多将网络群体性事件定义为负面事件,不利于发挥网络的正面功能,容易把网络及其舆论“妖魔化”。在网络群体性事件中,由网络媒体、传统媒体、网民以及选择性介入的政府等合力作用下的网络舆论,其正向价值需要肯定。

    2、网络传播的动态性。网络信息传播的动态性极强,网络群体性事件在发生之前,就可以通过BBS、电子邮件、即时通讯工具等迅速传递活动的地点、时间、路线、口号等方面的信息。网络传递信息的“一点发信,多点感知;交互传递,滚动扩展”的特点,使它成为群体性事件聚合能量和扩大影响的倍增器。[2]

    3、现实与虚拟的互动性。网络群体性事件参与者的身份具有虚拟性,某些网络群体性事件本身也具有虚拟的成分,但网民和网络群体性事件本身不可能超然于现实,同时网络行为也会对现实有明显的反作用,现实与虚拟的互动影响越来越频繁和紧密。

    4、组织形态的多样性。网络群体性事件的策划、组织、参与,其方式具有多样性,最常见的是利用即时通信软件群组、BBS、WEB发布和网络留言板等进行组织联络;其次是利用网络——手机的交互传播进行组织联络;再次是特定机构、组织或个人为谋求利益,主动设置议题,存在幕后“推手”的网络公关动员行为。

 

    二、网络群体性事件的舆论生成机制分析

    网络群体性事件的舆论生成是一个动态复杂的过程,舆论的形成因不同的社会环境、公众心理,以及舆论客体的差异,很难给出一个标准化的形成公式。笔者试图从“模式建构”与“生成动因”两个层面对网络群体性事件的舆论生成机制进行剖析,以期得到相对完整的认识。

    1、模式建构

    简单来说,舆论的生成实际上是一种“刺激——反应”的过程,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它有着不同的形成模式。构建的模式的意义就在于对网络群体性事件的舆论生成机制进行直接、简洁的描述,并起到解释、启发和预测等功能。根据对网络群体性事件舆论生成机理的分析,笔者建构了以下模式:

    该模式是在线性模式基础上,对网络群体性事件中舆论生成模式的一种改进,主要由以下几个阶段构成:

    第一阶段:公共事务或公众关注的议题出现。议题的出现具有多元性,可能是传统媒体报道后经过网络媒体报道,放大后成为议题;也可能来自网络的原发议题。这些议题可分为有矛盾基础的群体性事件议题和无矛盾基础的群体性事件议题,议题的指向也存在区别。有矛盾基础的群体性事件议题常指向带有刺激性的公共事务,如官员腐败、官民矛盾;无矛盾基础的群体性事件议题大多无特殊指向,只是暗合了网民的某种心理需求而成为关注的焦点,如贾君鹏事件。

    第二阶段:网络舆论场的形成过程。群体性事件议题在网络上出现后,网民在话题上迅速聚合,通过“发帖、灌水、加精、置顶、跟帖、回帖和点击看帖”形成“滚动散发”式传播。在形成网络群体性事件的过程中,直接当事人、利益相关者、关注事件者和其他旁观者都有可能借助网络参与讨论,网上的公共舆论场开始出现。

    第三阶段:传统媒体的介入和舆论的立体传播。这个阶段属于媒介间的议程设置阶段,有学者提出网络新闻传播产生的社会影响力是一个“二级传播”模式,即“网络媒体报道——传统媒体积极应和——社会关注度高,影响力大;网络媒体报道——传统媒体没有应和——社会关注度低,影响力小。”[3]传统媒体凭借专业信誉和雄厚的组织资源,可以对网络群体性事件进行深入挖掘和采访,调查事实真相。传统媒体自身巨大的影响力会推动网络群体性事件的发展,并与其他媒体的声音混合形成立体式的传播。

    第四阶段:意见在社会群体的互动中趋同,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网络舆情经过共振和传播后,逐渐形成一个主导性意见,网络舆论的主流迅速明确,形成“支配性舆论氛围”。

    第五阶段:社会舆论引发网上、网下群体性事件。作为“刺激”的直接反应,舆论从潜舆论到显舆论再到行为舆论,网民已经不再满足情绪的流露和表达,而是将行为在网络上和现实空间中推进。在“铜须门”事件中,网民就曾自发在网上组织到“铜须”所在服务区进行参观、示威,甚至“自杀”,最后还引发了“网络追杀”,影响从虚拟世界走向现实生活。

   第六阶段:网络群体性事件对现实的压力和改造阶段。网络群体性事件爆发后,根据事件的性质会对社会产生正面或负面的影响,这也是网络舆论对现实的压力和改造的具体表现,是对“刺激源”的反馈。在这个阶段,作为公共事务解决主体的政府、公众关注议题的个人或组织如果应对得当,会及时消解危机甚至化“危”为“机”;处置不当则会激化矛盾,可能引发新一轮的舆论风暴。

   2、生成动因

  (1)根本因素:社会风险积累的爆发

网络群体性事件中舆论的形成具有突发性的特征,它常通过某一契机诱发,而诱发因素多导源于公权力对私权利的伤害。如“躲猫猫”案、“邓玉娇”案和“欺实马”事件主要涉及到公民的人身权;“罗彩霞”案主要涉及到公民的受教育权;跨省追捕王帅案主要涉及到公民的言论自由;“天价烟”和“日记门”主要指向官员的廉洁;“临时性强奸”案指向的是司法公正。网络群体性事件往往针对的是公权力大、公益性强、公众关注度高的“三公部门”和其中的公职人员的“涉腐”、“涉富”、“涉权”、“涉色”等问题。作为社会风险到公共危机动态演进过程的触发事件,群体性事件是社会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爆发,本质上是贫富、阶层、城乡、地区等结构性差异所造成的社会风险的现实表现。“媒介只是一种较为广泛的社会精神力量,无法解决社会的结构问题,还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协调和共同努力。”[4]

  (2)结构因素:群体性事件参与者与网民群体间的共振关系

在生成动因的考察中,容易忽视的一点是群体性事件的参与者与网民群体间的结构关系。根据《网络与群体性事件研究述评》中作者的命题“当群体性事件参与群体与网民具有高度的重合性时,网络信息和舆论就会驱使群体性事件演变;当群体性事件参与者群体与网民具有非重叠特征时,网民的言行便难以发挥相应的功能。”[5]笔者认为,除了二者的结构关系要统一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参照要素就是民心指向。如果群体性事件及其参与者的行为顺应了网民的道德诉求和利益诉求,顺应了社会发展的要求,生成的舆论则会从正向的角度对群体性事件进行解读并推动事态的发展。

  (3)媒体因素:网络媒体在群体性事件中效能的发挥

网络媒体在群体性事件中,不仅具有推动作用,而且具备引发的功能。网络为何常常最先被公众所卷选呢?笔者认为在刺激性公共事务出现后,传统媒体在初始阶段常处于“失声”状态,网络往往成为了公众的主要信源。其次,传统媒体话语表达的缺失导致了信息通道的堵塞和舆论噪声的干扰,舆论的畸变形态——谣言和流言更容易在网络空间得以放大和传播;现实中利益表达机制和利益协调机制的不完善,使得一些矛盾和利益无法在正常的渠道下得以解决的利益受损者,更容易将希望投向网络媒体来实现其诉求。

    此外,网络在将个案向公众议题的推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网络媒体采取技术性推广(位置、标题与专题的处理)以及非技术性的推广(调查和辩论等)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推广;在议程设置上,互动替代了单方的传递,要求公众的参与度更高;网络传媒的低门槛和高速运转使其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其他媒体进行议程设置的“先头兵”。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2009年77件影响力较大的社会热点事件的分析表明,其中由网络爆料而引发公众关注的有23件,约占全部事件的30%,网络成为网民自发爆料和集结舆论的平台。[6]

    三、网络群体性事件发展新趋势对舆论生成的影响

    网络群体性事件在最初出现时,一般呈现规模小、组织松散、主体单一以及形式违法性明显等特征。近些年来,网络群体性事件在性质、数量、规模、主体及其产生原因的背景上都出现了新的趋势,其舆论生成也相应发生了改变,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传播主体的组织化

    最初的网络群体性事件,组织松散,持续时间短,易于分解处理。从现在的网络群体性事件分析来看,无论是有矛盾基础的网络群体性事件,还是无矛盾基础的网络群体性事件,传播主体的组织化倾向越来越明显。在组织过程中,常常有核心人物和活跃分子在其中组织策划、设置议题、鼓动网民,利用网络推动舆情的发展,其组织的行动目标指向性强,行动统一度高,舆情呈爆炸性增长,并迅速生成舆论,形成网络群体性事件。2009年7月16日,“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空贴出现在魔兽世界贴吧,据策划人自爆,该事件是经过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员的精心策划,使魔兽世界的一款游戏保持关注度和提升人气而实施的公关行为。该贴在网络上引起网民狂热的关注,短短两天就回复300621条,点击数7607617次,策划者凭借网络的集群效应在短时间内演化为群体性事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今年在网上网下都异常火爆的“犀利哥”,在3月12日回家后第5天,4名80后向媒体宣称是他们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在电脑前疯狂转帖、顶贴,才捧红了犀利哥。眼下,他们已抢注了“犀利哥”域名,作为自己婚恋网站的噱头。这些具有明显利益诉求的传播主体,以其公关型的动员方式,人为设置并推动网络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和发展,值得高度关注。

    2、无直接利益群体的主动参与

    在网络群体性事件中,除了有直接利益诉求群体通过网络表达舆情以外,无直接利益诉求群体主动参与网络群体性事件,并促成舆论的生成的情况也呈现出上升趋势。所谓“无直接利益诉求”的群体突发事件是指事件主体与冲突事件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利益诉求,而是因曾经遭受过不公平对待,长期积累下不满情绪,感觉到自己是显在或潜在的被权力迫害者,进而引发心理失衡,于是借机表达,发泄不满情绪而加入到冲突中的群体性事件。[7]由于网络的无边界性以及能实现快速群聚的特性,使得当刺激性公共信息出现后,无直接利益群体由于在现实空间难以找到利益表达和协调通道,他们往往选择网络作为表达的渠道,使得刺激性公共信息犹如“导火索”一般,迅速引爆网络舆情,推动舆论的生成。无直接利益群体利用网络制造或参与网络群体性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社会心理失衡和民众对政府公信力的质疑。需要警醒的是,“无直接利益冲突”有泛化的趋势,公众已经习惯采取极端、不宽容、不妥协的心态和处理方式,而且利益诉求开始从经济性向政治性转变,利益诉求的抽象化趋势也日趋明显。

    3、新兴媒介的介入

    随着传播模式的创新和技术的深化利用,网络和手机的“联姻”诞生了微博和微视频等新兴媒介。微博和微视频出现的最大意义在于它进一步打破了传统媒体的“渠道霸权”,使“自媒体”或“个媒体”特征更加突显。微博用户和微视频用户可以通过手机或网页登陆,随时用多媒体的形式发布所见、所闻和所感。在微博、微视频上跟从网民,无须对方同意。一些“意见领袖”的“跟从”者过万,对网民的感召力或煽动性极强。网民通过“跟从”链接而形成的微博群落,相当于一个小型的时政新闻平台和论坛。在这里,各种声音能够迅速得以汇集、震荡,极化,形成网络舆论,并引发现实的群体集合行为。

    现在,微博、微视频等新媒介已经开始深入影响群体性事件。例如:昆明市爆发螺蛳湾群体性事件后,政府云南省政府新闻办在新浪微博开设了国内第一家政府微博客“微博云南”,并在第一时间对事件作出了简要说明,起到了澄清事实、驳斥谣言、稳定秩序、疏导民怨的作用,对舆论的正向生成和引导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值得借鉴。


       四、《乌合之众》的非另类解读:阿Q说:“便是我也要革命了”,这可以为乌合之众作一个注解。阿Q童鞋有融入群体的强烈冲动,尽管理解“革命”这个词于他而言实在很艰巨,这个词仍然给他带来了无上的光荣感。这不是因为阿Q太低微,因为秀才和假洋鬼子也想的,甚而举人老爷也想的。
  
   只要是伴了“同去同去”的呼喝、在这种传递和暗示当中,大家就仿佛带了正义感,浑身兴奋得鸡皮疙瘩也要起来了。至于被排除在外,没有革成命的,都瘟头瘟脑起来,可见融入感是多么的重要。而据庞勒的考证,一旦融到群体中,智商急剧下滑。因为从一个囫囵的人压缩为一只细胞,头脑被领袖侵入,就只能做些细胞的低级工作,这样秀才的智商大约也就和阿Q平齐了。
  
   庞勒说拉丁血统民族特别容易冲动,从他举的例子来看,法国人也确实无愧这个称号,经常懵头懵脑、感情用事的发起一场运动,但只有三分钟热度就又转了风向。就这一点来说,法国和中国倒还真有几分相似。中国人大多数时间极其温顺,一旦暴发了就完全变成暴民,从陈胜吴广到李自成,历次农民起义都是如此,从来就没点儿长进。个人以为其持久性和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耐力,倒是比法国人强些。
  
   当然这个持久性呢,从这几年的几桩网络暴力事件来看,热度也消散得很快,也就很难说。
  
   大体来说,繁殖力愈强的生物,进化形态就愈低等,比如蟑螂。高级一些的猩猩,繁殖力就跟人差不多,每个月只有几天,一年顶多繁殖一次。似乎人类种群也具有这一特性。长年不断繁殖,而且用群体式的思维去约束人的行动,压制的不仅是创造力,确实还有智商。中国人的科技落后,与此也并非无关吧。
  
   从美国回来,有人问我为什么西方比较容易实现democracy,我不假思索地答道:人少。别笑,有时候真相都是些很简单的笨原因。原始部落里一共有10个人,要商量个事儿,第一就是开个圆桌会议进行投票,但如果这部落一开始就有1000多个人,八成就要先弄个比较会鼓捣事儿的酋长。成年累月,文化就这样演进下去了。希腊城邦时代,如果繁殖力巨强无比,可能也就瞎了。
  
   说回来正经的,庞勒这本《乌合之众》略微有点歧义,不如改名为“群体事件中的乌合之众”。因为他的描述大多指向群体狂热暴力事件,而无法解释在某些群体当中出现的一盘散沙、无法达成任何一致的没脚蟹现象(两者在中国都特别多)。
  
   同时,这本书也缺乏对不同群体间差别的探讨,比如一个议会和一个宗教组织,其群体表现一定是不同的,虽有共性,但表现出的差异也很大。
  
   当然这本书对于“集体无意识”的深入分析实在是入木三分,但好像大多数人就只记住这一句话,其实这并非庞勒唯一要表达的观点。为什么这样低级的群体智商可以推动社会进步,庞勒说:“文明的进步诞生于谬误”。
  
   所以人类社会还是乌泱乌泱的循环前进着。

 


南京总公司: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小行路16号万谷移动互联科技园2号楼一楼    电话:025-84619033    EmailL:njrudao@163.com
丹阳分公司:丹阳市区千家乐园5栋3单元1楼门市    电话:0511-86588928    Email: dypcsx@163.com
常州分公司: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飞龙东路    电话:0519-89193282     Email:czrudao@163.com
扬州分公司:扬州广陵立新路9号    电话:13852735890    Email:yzrudao@163.com
Copyright© 儒道科技 苏ICP备14050278号-2